12位故去的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科学寰宇,那些永不陨落的“星”

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日前揭晓,作为中国科技界最高奖项,国家最高科技奖自2000年正式设立至今,已有29位科学家获奖。其中,12位已经故去,他们当中,最年长者98岁,最年轻者69岁,平均年龄接近91岁。

虽然术业有专攻,但毫无疑问,这些老者中的每一位,都在科学技术领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有力推动着社会前行。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向推动时代发展的大师们,缅怀致敬!                                                                          

吴文俊(1919年5月12日-2017年5月7日),数学家

获得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时,吴文俊81岁。

他是我国最具国际影响的数学家之一,其工作对数学与计算机科学研究影响深远。在拓扑学领域,他引进的示性类和示嵌类被称为“吴示性类”和“吴示嵌类”,导出的示性类之间的关系式被称为“吴公式”。上世纪70年代后期,他开创了崭新的数学机械化领域,提出用计算机证明几何定理的“吴方法”,被认为是自动推理领域的先驱性工作。

吴文俊曾提出东方数学的“使命”问题,并用其一生来解答。如今,人工智能在政策的春风下蓬勃发展,“东方数学的使命”找到了最好的演武场。

王选(1937年2月5日-2006年2月13日),计算机文字信息处理专家

获2001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时,王选64岁,是迄今为止该奖项最年轻的的获得者。

王选被誉为“当代毕昇”。他长期致力于文字、图形和图像的计算机处理研究,开发出汉字激光照排系统并形成产业,取代沿用了上百年的铅字印刷,推动了我国出版业的跨越式发展,创造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用尽一生探索创新,王选在遗嘱中写道:人总有一死。我将尽我最大努力,像当年攻克科研难关那样,顽强地与疾病斗争,争取恢复到轻度工作的水平,我还能为方正,尤其是为国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黄昆(1919年9月2日-2005年7月6日),物理学家

获2001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时,黄昆82岁。

作为我国固体物理学和半导体物理学的奠基人之一,黄昆从理论上预言了与晶格中杂质有关的X光漫散射,被称为“黄散射”,并在六十年代获实验证实。他的多声子跃迁理论,以“黄-里斯因子”而著称于世。他的理论对信息产业具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并产生越来越深远的影响。

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身患疾病的黄昆仍然坚持每天上午去研究所,和年轻人交流探讨,或者翻阅资料,处理文件。一生不事张扬,一生默默耕耘,为科技事业鞠躬尽瘁,他在人们的心目中铭刻下了四个大字:“真人”黄昆。

刘东生(1917年11月22日-2008年3月6日),地球环境科学专家

获2003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时,刘东生86岁。

刘东生在古脊椎动物学、第四纪地质学、环境科学和环境地质学、青藏高原与极地考察等领域,尤其在黄土研究方面,做出了大量的原创性研究成果。他使中国第四纪地质学与环境地质学居于国际地球科学前沿,在古全球变化研究领域中跻身世界前列。

60年如一日,他潜心地学研究,把黄土看成自己的生命。他说:“我不需要外国人来承认我,我们对祖国的建设做出了贡献就好。我们对黄土区的老百姓无愧。我们吃了他们的馒头,我们给他们做了工作。”

叶笃正(1916年2月21日-2013年10月16日),气象学家

获2005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时,叶笃正89岁。

他开创了青藏高原气象学,提出大气能量频散理论、东亚大气环流和季节突变理论、大气运动的适应尺度理论,并积极倡导与可持续发展相联系的全球变化研究,对我国现代气象事业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毕生治学气象,笃信以事实服人,耄耋之年仍“笑揽风云动”。叶笃正曾在87岁时坚持实地考察罗布泊。他也教育学生不迷信权威:“说‘不’的学生好,能有自己的独立见解,我也能从他的思想中受益。”

吴征镒(1916年6月13日-2013年6月20日),植物学家

获2007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时,吴征镒91岁。

他是我国植物分类学、植物系统学、植物区系地理学、植物多样性保护以及植物资源研究的权威学者。在他的考察下,我国摸清了植物资源的基本家底。他提出建立“自然保护区”和“野生种质资源库”,为我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和资源可持续利用作出了杰出贡献。

如果世界上有人能说出每一种植物的名字、了解每一种植物的习性、听懂每一种植物的语言、理解每一种植物的情感,那么吴征镒一定是其中一个。“原本山川,极命草木”,是他一生的写照。

闵恩泽(1924年2月8日-2016年3月7日),石油化工催化剂专家

获2007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时,闵恩泽83岁。

闵恩泽被称为“中国催化剂之父”,是中国炼油催化应用科学的奠基者,石油化工技术自主创新的先行者,绿色化学的开拓者,在国内外石油化工界享有崇高的声誉。

闵恩泽非常喜欢《西游记》的主题歌,说这首歌体现了两种精神,一种是“我挑着担、你牵着马”各尽所能的团队精神;另一种是“迎来日出送走晚霞。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又出发”那种不懈追求、坚持到底的精神。这也正是闵恩泽创新之路的写照。

徐光宪(1920年11月7日-2015年4月28日),化学家

获2008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时,徐光宪88岁。

他在稀土分离理论及其应用、稀土理论和配位化学、核燃料化学等方面做出了重要的科学贡献。他发现了稀土溶剂萃取体系具有“恒定混合萃取比”基本规律,在20世纪70年代建立了具有普适性的串级萃取理论。该理论已广泛应用于我国稀土分离工业,使我国实现了从稀土资源大国到生产和应用大国的飞跃。

徐光宪常说,做研究工作如果没有国家的需要,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科学研究应该时刻关注国家目标”。

王忠诚(1925年12月20日-2012年9月30日),神经外科专家

获2008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时,王忠诚83岁。

他是我国神经外科的开拓者之一,编著了我国第一部神经外科专著《脑血管造影术》;率先在国内采用显微神经外科技术,带领科研团队攻克了神经外科手术“禁区”,解决了许多世界性的医学难题。在半个世纪的医学生涯中,他为我国神经外科事业的发展壮大、走向世界做出了创新性贡献。

病重的前几年,王忠诚还组织讲学团到新疆、内蒙古等地办讲座,诊治疑难病症,为当地培养研究生。他常对学生讲:“我希望你们拿起手术刀,在世界神经外科状元榜上不断刻上‘中国’两个字。”

谷超豪(1926年5月15日-2012年6月24日),数学家

获2009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时,谷超豪83岁。

在当今核心数学前沿最活跃的三个分支――微分几何、偏微分方程和数学物理及其交汇点上,谷超豪做出了重要贡献。在八十多年的人生历程中,他的科学研究事业始终与中国革命建设事业、教育事业紧密相连。

谷超豪先后涉足三个数学分支,除了应国家之所需,还有一个原因是为后人开路。他的学生曾说:“他带着大家探索、开路,而等找到了一条通往金矿之路后,他就把金矿让给跟随他的年轻人去继续挖掘,自己则带着另一批年轻人去寻找另一个金矿。”

师昌绪(1918年11月15日-2014年11月10日),金属学及材料科学家

2010年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时,师昌绪92岁。

师昌绪一直致力于材料科学研究与工程应用工作,在国内率先开展了高温合金及新型合金钢等材料的研究与开发。他的成果使我国航空发动机涡轮叶片由锻造到铸造、由实心到空心迈上两个新台阶,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自主开发该关键材料技术的国家,迄今为止已大量应用于我国战机发动机。

大半个世纪,师昌绪投身科学事业,矢志报国。“作为一个中国人,就要对中国做出贡献,这是人生的第一要义。”师昌绪常说的这句话,凝聚了一位饱经沧桑的老知识分子的赤子情怀,岁月如炬,他一生燃烧。

谢家麟(1920年8月8日-2016年2月20日),加速器物理学家

2011年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时,谢家麟91岁。

谢家麟是我国粒子加速器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他的名字,和一系列加速器的顶尖技术连在一起:世界上第一台医用电子加速器、中国第一台高能电子直线加速器……近一个世纪的科技人生,他以2项世界原创、3项填补国内空白的科研成果,为我国高能粒子加速器从无到有并跻身世界科技前沿,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对于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谢家麟谦逊地说:“我只是很一般的平常人,不聪明也不能干,我能获奖说明一个人不管资质怎么样,只要不断努力就能取得成就。”他也曾说过: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人。

2008年,第58605号小行星被永久命名为“刘东生星”;2009年,第171448号小行星被永久命名为“谷超豪星”;2010年,第48636号小行星被永久命名为“黄昆星”;2010年,第30991号小行星被永久命名为“闵恩泽星”……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忠诚笃行、奉献一生的中国“脊梁”,中国的科学技术才得以一步步屹立于世界之林,中国的各项事业发展才有了更加坚实的智力支撑。

12位科学大家,在科学的宇宙里,你们都是永不陨落的“星”。

责任编辑:苏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