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城市正在拿“命”欢迎你,你会去吗?

“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电影中这句广为流传的调侃台词,来形容当下各个城市为吸引人才推出各项优惠政策非常恰当。

没错。去年以来,包括西安、武汉、长沙等多个城市纷纷推出落户新政,对以大学生为主的高学历人才等降低落户门槛。那么,这些政策会改变青年人的就业选择吗?我们来看记者的调查。

常人文是首都师范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毕业后她想去成都发展。在成都引进人才的政策中,她最关注的还是与买房相关的政策。

首都师范大学学生常人文:因为成都环境比较好,然后饮食方面也特别的符合我的要求,还有一系列的住房的补贴和(对)大学生优惠政策。

不仅是购房的相关优惠政策吸引着她,成都缓慢的生活节奏和就业环境也是她看中的关键因素。

首都师范大学学生常人文:一线城市就业压力就会比较大,二线城市相对来说就是会可能小,发展的机遇没有那么的多,但是就业压力会相对于少一点。

和常人文不同,北京印刷学院的应届毕业生王子佳更心仪北上广这些一线城市,虽然西安、武汉、长沙等城市的人才引进政策十分诱人,但是一圈看下来,优惠政策大多还只是体现在住房的政策上。

北京印刷学院学生王子佳:这些住房补贴不能满足我对就是买房子的需求,因为毕竟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其实你无论到哪个城市去你的底薪都是非常的少的,然后包括我想在这个城市定居,我要买一套房子都是远远不够的。

在王子佳看来,一些城市的人才引进政策只给资金方面的补贴还远远不够,工作机会和发展前景才是他们考虑的重点因素。

北京印刷学院学生王子佳:因为本身我学的也是市场营销专业,然后我觉得在中国没有什么地方的市场比北上广深的市场更广阔,它吸引着国内还有国外的更多的人来投资,我觉得我留在北上广深的话会更多的机会和机遇工作也是比较的多一点。

从去年10月以来短短几个月时间,全国就有近20个城市与地区发布了引进人才的新政策。其中大部分城市都出台涉及购房、租房的优惠政策,甚至还有就业、收入等配套措施的“组合拳”。在落户新政推动下,对人口和人才的吸引力日趋增强,多地都出现了落户人口“井喷”现象。2017年,西安全市学历落户11.4万人,占户籍新政落户人数的81.78%。武汉市共吸引大学毕业生落户14.2万人,创历史新高。而长沙市从2017年8月到2018年1月底,新引进10万余名海内外优秀人才,公安机关办理高校毕业生“零门槛”落户32000余人。

中央财经大学组织与人力资源系主任朱飞:中国的经济结构正在发生转型,我们正在进行的供给侧的改革,各个地方实际上对人才的需求量的需求和结构的需求都在发生些转变,原来我们都在吃人口红利,现在应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可能要朝人才红利的角度去做转变。

专家指出,虽然各地的户籍新政带来了户籍人口的“井喷”,二、三线城市纷纷开展以户籍为手段的人口、人才争夺战,体现出赢得人口红利和对人才的渴求,但也急需破解人才引进同质化以及人才引进与当地经济产业发展不匹配等问题。

中央财经大学组织与人力资源系主任朱飞:这样的话在自己的人才引进的时候,可能就会更加有针对性,在相应的人才引进的政策方面也可以朝这边去做一些倾斜,而不是现有的很多城市在吸引人才方面实际上是同质化过于严重了,这样的话实际上并不是特别有利于本地经济的发展。

为了抢夺人才,一些城市在补贴力度上层层加码。青年进行就业决策时会参考城市的人才引进政策吗?近日,一项针对1985名18~35岁的青年进行的调查显示,85.7%的受访青年表示作就业决策时会参考城市的人才引进政策,14.3%的受访青年表示不会。在各种人才引进政策中,住房政策和落户政策对受访青年相对更有吸引力,其中对住房政策感兴趣的青年占69.1%,关注落户政策的青年占63.2%,对现金补助和就业创业激励的关注度分别在50.7%和47.1%。那么在青年学生们的眼中,究竟怎样才能吸引人才在一个城市扎根呢?

首都师范大学学生常人文:环境首先是要考虑的一个很大的方面,比如说空气治理,其次就是创业的基金,要加大基金的扶持,这样就会更会给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些广阔的空间。

北京印刷学院学生王子佳:我觉得如果他们真的想吸引高校的人才的话,还得是把住房补贴再加大一点,然后给予他们更多的优惠。

大学生:一个是能给去这个城市的人能给他本身带来哪些便利,再一个就是能对他自身在就是专业还是能力还是学识方面能有哪些提升。

虽然众多城市都在积极抢夺人才,但抢到之后要留住他们,却并非仅靠地方政府大把撒钱就能实现。在中央财经大学组织与人力资源系主任朱飞看来,当下,这些社会的中流砥柱需要有足够的发展空间。

中央财经大学组织与人力资源系主任朱飞:年轻的人才来说实际上是会更为看重的一方面,就是事业上要有发展,要有成就,这个就要求各个地方实际上在发展过程当中真正的去提升自己的经济活力,让这些人才有事业发展的空间,这个时候才可能会让这些人在这个地方能够持续的留下来,成为这个地区经济发展的非常重要的一个驱动力。

责任编辑:张洪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