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传奇美女,六首传世宋词

浪淘沙·目送楚云空

幼卿

目送楚云空,前事无踪。漫留遗恨锁眉峰。自是荷花开较晚,孤负东风。

客馆叹飘蓬,聚散匆匆。扬鞭那忍骤花骢。望断斜阳人不见,满袖啼红。

关于这首词的作者幼卿,有这样的八卦,说她和表兄青梅竹马,同读书,同作文,同嬉戏,心有灵犀,相亲相爱。表兄表白了要娶幼卿为妻的心愿,可幼卿父母因为他没有功名,摆手拒绝,两人劳燕分飞。等幼卿结婚后,表兄很争气,科举时竟榜上有名。说来好像老天特意作了安排,有一天在途中,幼卿与表兄偶然狭路相逢,幼卿喜上眉梢,正要开口搭讪,表兄却板起脸不理不睬,朝胯下的马,猛一挥鞭,扬长而去。幼卿感到委屈扫兴,一腔郁闷遗憾,没地方发泄,全写进了这首《浪淘沙》。是一首触景伤情的即兴之作,可见幼卿才思的敏捷。当然,也可以说是积存已久的心声,一下子像洪水找到缺口,瞬间浪花飞溅,奔泻而出。先是抒发了“前事无踪”“孤负东风”的“遗恨”,悲切幽愤,已见热泪盈眶。下半阙落笔到途中突然邂逅,“聚散匆匆”,像似轻描淡写,未加修饰,倒是格外沉重压抑。更让人经受不了,不忍心读下去的是“扬鞭”,“人不见”,所以才“望断”,最后把盈眶的热泪,流洒出“满袖啼红”。词作者从一个女性的视角,表达了对情爱的赤诚,执著,也散发着独有的温顺,柔弱,以及被命运摆布的无可奈何。这一切,经由清纯秀丽的词句,表达得十分自然到位。

减字木兰花·题雄州驿

朝云横度,辘辘车声如水去。白草黄沙,月照孤村三两家。

飞鸿过也,百结愁肠无昼夜。渐近燕山,回首乡关归路难。

作者没留下具体名字,姓蒋,为蒋兴祖之女。作为阳武(今天的河南原阳)的地方官,蒋兴祖顽强抵抗入侵的金兵,直到牺牲。他的妻子,儿子一道和他遇难身亡。这个女儿才十七八岁,借助一副漂亮颜值,保留了一条命,成为金人俘虏,乘车离家北上。途经今天的河北雄县,在驿站歇息的工夫,写了这首《减字木兰花·题雄州驿》。简短的小令,唤起的阅读感受,像受碾压,受煎熬,苦不堪言。国破家亡,自己成了饱受欺凌,随时可能横遭宰杀的羔羊,而承担这一切的,是个仅仅十七八岁的女孩,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未经世面的小丫头,这现实,多么残酷,多么血腥。她够坚强的,还能把路上所见的景,和由景滋生出的情,化为文字,一一道出。词句和她年纪一样,清澈,单纯,无须什么解读,明明白白。可最后的“回首”,终究太钻心刺骨,没法去想像,去回味,只能闷闷地摇头叹息。

鹧鸪天·别情寄李之问

聂胜琼

玉惨花愁出凤城,莲花楼下柳青青。尊前一唱阳关曲,别个人人第五程。

寻好梦,梦难成。有谁知我此时情,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这是聂胜琼之作,聂是名妓。当时在长安当幕僚的李之问,常和她亲昵相伴,结为知音。李之问任职期满,聂在送行时,口占一词,尾句是:“奈何无计随君去。”李也情思缠绵,剪不断理还乱,一再延迟归期。后来实在不能不走了,只得挥泪告别。过了没几天,聂思念心切,就写了这首《鹧鸪天》寄李之问。途中,李收到词,默记在心,偷偷把它藏起来。可到家还是给妻子发现了,李照实坦白交代。出乎意料的是,妻子没因吃醋撒泼打闹,反倒挺有胸襟,“喜其语句清健”,竟毅然决定花钱把聂赎了回来。聂为感恩,“奉承李公之室主母礼”。一首词变成一条红线,把三个人纽结在一起,上演一出少有的风流韵事。这首词倾诉的离情别绪,深沉细腻,却又朴实诚挚,全由肺腑款款流淌而出,不粉饰,不煽情,的确是“清健”。下半阙由“梦”到“泪”到“雨”,层层递进,如浪涛把“有谁知我此时情”的点睛之语,推向高潮,迸发出一波连一波的冲击力量。

卜算子

严蕊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需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作者严蕊,和聂胜琼一样,也是个青楼女子。周密在《齐东野语》对她赞不绝口,“善琴弈歌舞,丝竹书画,色艺冠一时。间作诗词,有新语,颇通古今。” 当时,在台州作地方官的唐与正,每逢有什么社交活动,一定点名要严蕊作陪,在酒宴上载歌载舞,吟诗赋词。因为交往密切,传出不少八卦绯闻。后来,朱熹来台州任使节行部,成了唐与正的顶头上司。这个大道学先生,哪里容得下唐与正和严蕊之间的风花雪月。严蕊横遭拘捕,一关就是两个多月,受尽严刑拷打,也没一句对唐与正的诬陷之词。一个卖笑的军中营妓能有这样气节,连朱熹都没想到。幸亏道学家去了别处当官,接任者对严蕊没那么多偏见,让她“作词自陈”,竟然触动了他的良知,立即释放严蕊,“判令从良”。严蕊“自陈”的就是这首《卜算子》。词语委婉真诚,沦落“风尘”,绝对“不是爱”,纯为“前缘误”,抒发出了一个弱女子的可怜与无助,一字字一声声,含血带泪。对“山花插满头”的平民日子的热切向往,多么纯朴却又无法实现,可惜可叹。周密的点赞,没加水分。

满江红·题驿壁

王清惠

太液芙蓉,浑不似、旧时颜色。曾记得,春风雨露,玉楼金阙。名播兰馨妃后里,晕潮莲脸君王侧。忽一声鼙鼓揭天来,繁华歇。

龙虎散,风云灭。千古恨,凭谁说?对山河百二,泪盈襟血。驿馆夜惊尘土梦,宫车晓辗关山月。问姮娥、于我肯从容,同圆缺。

这首《满江红》的作者叫王清惠,是南宋末年宫廷里的女官,昭仪。南宋京城临安(今杭州)沦陷后,她和三宫一道成为元兵的俘虏。后来,无法容忍置身其中的悲剧,摆脱红尘,主动申请当了女道士。 读王清惠的《满江红》,很自然地想到岳飞,想到他的《满江红》。王作显然没有岳作那样高亢,那样壮怀激烈,或者说那样阳刚。但是背景,主题,格调,却高度一致,只不过王更具女性特色。而“太液芙蓉”,“玉楼金阙”代表的宫中景观,传达出作者女官的独特身份,对“繁华”的切肤感受。 上半阙尾句“繁华歇”,转化出下半阙首句“龙虎散”,语意紧密,可语境开掘得更深一层。“驿馆”,“宫车”扣紧题旨,悲吟出北去的苦难凄凉。最后的“问姮娥”,在虚幻浪漫中,表达了不肯被元寇屈辱欺凌的心意,也成为后来当了道士的伏笔。

满庭芳

汉上繁华,江南人物,尚遗宣政风流。绿窗朱户,十里烂银钩。一旦刀兵齐举,旌旗拥、百万貔貅。长驱入,歌楼舞榭,风卷落花愁。

清平三百载,典章文物,扫地俱休。幸此身未北,犹客南州。破鉴徐郎何在?空惆怅、相见无由。从今后,断魂千里,夜夜岳阳楼。

作者是徐君宝妻。有这样的记载,丈夫徐君宝抗敌为国捐躯后,她成了元兵的俘虏,从老家湖南岳阳,被押到杭州。 在漫漫长途中,元兵头目几次打算强暴她,可她用各种招数,没让那个家伙得逞。因为她天生丽质,那头目尽管气得发疯,还是舍不得把她杀掉。 到杭州后,那匹禽兽再也忍不住欲火,决定下手。徐妻压住怒火,立刻表示,让我先去祭奠一下先夫的亡魂,之后就答应你。 得到允许,面对夫君的灵位,缭绕的香火,她一面仰天痛哭,一面把酝酿构思已久的一首《满庭芳》,提笔写在墙壁上,然后耸身跳到旁边的水池中,自绝身亡。弱不禁风的小女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竟如此刚烈,算得上惊天地 ,泣鬼神。 这位徐妻,情怀开阔,远远超越了儿女情长的小家子气,把眼光凝聚到国家故土。“十里烂银钩”沦落为“风卷落花愁”,鲜明的反差,带来了巨大的悲愴,失望。“徐郎何在”的拷问,凄厉哀痛得像杜鹃吐血,“魂断千里”,则喻示出保持贞节以身就义的决断。 这首词成为行动的宣言,而行动成为词意的落实。两者无缝对接浑然一体,即成就了词,也成就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