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聆听悠远的声音 传承海腔文化

2018年7月23日上午9点,广东海洋大学寸金学院彩虹糖三下乡社会实践服务队的队员来到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盈仓服务社区,经过相关人员介绍我们有幸见到了海腔传承人“金嗓子”金银焕老师并做了一次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会泽海腔专访。

1954年出生的金银焕老师,七岁跟随母亲学唱海腔,唱了几十年,是会泽的唱腔“红人”,并在近些年省、市、县组织的民歌比赛中频频获奖,还与跟她学海腔的女弟子朱美兰两次去北京参加演出。

会泽海腔历史悠久,至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其调子特别的高,艺术难度极高,不像唱山歌,易学易唱,顺口就来,随心所欲,显得轻松自如;其歌词形式可以多种多样,但曲调却固定了下来,所以,会泽海腔在众多民歌中就显得“鹤立鸡群”。

Q1.最初您为什么要学唱海腔呢?

在我那个年代,唱海腔既是娱乐方式之一,也是当时我们传达彼此感情的一种方式。就像唱情歌,表达自己的感情,就像你们今天的到来,我也可以唱海腔来表达自己一种惊喜和开心的心情。

Q2.那你觉得唱海腔需要哪些重要的因素呢?

先天因素上,我的嗓音比较好,比较适合唱海腔,但唱好海腔不仅仅是靠先天嗓音,海腔的讲究的是即兴发挥的,面对不同的情景唱出不同的调,这需要后天不断地努力。我十多岁唱海腔的时候,都是看电影学词,一部电影看两三次我就把词就撩熟了,但同一词不同调的唱法我需要反复磨炼,推敲。嗓音和对海腔的热爱是主要的因素。

Q3.有没有想过把海腔跟流行音乐结合起来?

想过,也有人试过,但是很难融合,因为海腔音调高、讲究即兴创作,流行音乐流行面广、曲调顺口、易被接受,无法表达出海腔的特色,而且音乐创作需要一定资金支持。

Q4.那您现在对海腔的传承有什么看法吗?

现在海腔快失传了,主要是现在的年轻人不喜欢,不感兴趣,加上本来能听的懂的人和懂得欣赏就会比较少。我女儿和三个徒弟,我女儿和我一样唱海腔,上过电视,拿过奖,还有一支唱腔队伍,都是村里的中老年人组成的。

为了更好的让我们了解海腔,感受海腔独特的魅力,下午5点,金老师带来了她的团队为我们展示海腔,以及特色彝族舞蹈。

彝族舞,三人围成圈,伴随着音乐踢腿,摆臂,转圈,即讲究配合默契,更讲究对节奏的掌握,舞者欢快,见者欢笑。配上动感的快节奏现代音乐,也能展现的淋漓尽致。

二胡的声音配上海腔,时而高亢,时而低沉但却连贯,层层递进,令人沉溺其中。

两人对唱,令来往的路人,忍不住驻足倾听,更有不少人围了上来感受其海腔高昂又连绵魅力。  随着鼓声的加入,令高亢的海腔显得更加浑厚饱满。

两个小时的表演结束了,观众缓慢转身离场,但海腔的声音还回响在会泽的天空。如果此刻是一幅画面的话,那是应该是群山,夕阳,还有一群欢喜的人儿。

海腔唱的是即兴,唱的是观众,每一句词都是为观众而唱,唱的是别人,发出的是自己的声音,为别人而发出的声音——海腔。作为学生的我们没能完全听懂,但能从他们享受的表情,熟练的肢体形态,民族风格的服装中感他们对海腔的艺术追求。对我们来讲完全是一种视觉和听觉上的享受。

大田栽秧行对行,

一对秧鸡来歇凉,

秧鸡要找秧鸡伴,

小妹要找唱歌郎。

这是会泽海腔的代表歌词,劳动人民的民歌,那是大自然的天籁之音,赞美之辞溢于言表。

如今,“海腔”已成为会泽民歌之首,古老的会泽海腔一代又一代地在民间传唱,成了镌刻在百姓心中的一种文化符号,是一种永恒的文化,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永远的精神食粮。试问现代那些被盲目追求的网络快餐歌曲,在洗尽铅华后,又能给我们留下什么?

责任编辑:杨虹,汪享余(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