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民族大学陈誉文:两年军旅,一生铭记

“嘟——”早上六点,一声号角划破夜色,军队宿舍灯光接连亮起,陈誉文迅速弹坐起来,麻利地穿上军装,拉过被子,几下翻折,叠成棱角分明的“豆腐块”。三分钟将至,陈誉文与战友一起跑步集合。

这是陈誉文在军队每日早晨的情景。2013年,怀揣着对军人的向往和崇敬,他考入广西民族大学人民武装学院。2015年,他毅然选择暂时舍弃大学生活,投身军队,圆自己一个军人梦。在军队的两年时光,他紧紧铭记于心。

立志从军,用热情浇灌梦想之花

成为一名铁骨铮铮的军人,是陈誉文从小的梦想。小时候,陈誉文爱看革命影视作品。电视上为国而战、挥洒热血的军人形象在他年幼的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记,军旅情结就此埋下。

2013年,陈誉文怀揣着军人梦想来到了广西民族大学人民武装学院。喜爱军事的他时常浏览相关网站。一次,他在浏览全国征兵网时,看到了国家颁布的大学生参兵优惠政策。一个念头在心里悄然而生:自己向往军营,要不要去参军呢?但又怕家里人不同意,他犹豫不决。慎重考虑了一年后,大二时,他坚定了参军的想法。大二暑假,他在全国征兵网上递交了报名表。

直到部队打来电话,父母才知道陈誉文报名参军的事情。放下电话,父母的表情格外凝重。“部队这么辛苦,你吃得消吗?”“做一名军人是我的梦想,而且大学生士兵有补贴,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陈誉文慢慢与父母协商沟通。终于,父母含泪点了头。

离家那一天,父母一直送他到车站。上了火车之后,看着窗外父母不舍的表情,陈誉文湿了眼眶。那晚,在列车上,陈誉文辗转难眠。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训练,在军队里闯出一点成绩来,不让父母失望。

下车后,各营区分点人数,陈誉文被分配到广东第42集团军野战军步兵163师。转乘一个多小时后,陈誉文第一次看见军营:高筑的围墙,悬挂在正中央的爱国标语,门口的哨兵岗。一切庄严无比,敬畏油然而生。“从今天起,我也是这里的一员了。”想到这,陈誉文热血沸腾。

军中的生活辛苦又充实。6点起床早跑,7点整理内务,8点开始训练,除去各两小时的午餐和晚餐,10点准时熄灯睡觉。训练项目包括队列、步枪射击、三公里跑步等九项。

初到军营,训练严苛,陈誉文一时无法适应。他想念亲人朋友,晚上常常睡不好觉。一时对军队训练产生了厌烦心理,训练时无精打采。他的班长开导他:“既然来了,就好好训练,想想你为什么来当兵。”一席话让陈誉文清醒了,我为着梦想、家人来到军营,不能再这样下去!再三思索后,他打起精神,更卖力地投入训练中。“我要求自己什么都不去想,专注于训练,做好每一件事。”

踏实训练,掌握更多本领

陈誉文卧倒在射击场的沙袋上,双手稳稳托着枪支,右眼瞄准百米外的枪靶中心,右手慢慢扣动扳机,“砰—”“第四发,十环!”靶壕传来洪亮的报数声,环数与前三次一样。还有最后一发子弹,如果击中,他将拿到满环——五十环。

他的额头滴下汗珠,身上早已被汗水浸湿,他仍旧保持着端枪的姿势,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靶心。就是这个感觉了!他慢慢扣动扳机,“砰—”

“十环!十环!”靶壕处传来惊喜的欢呼声,身边的战友也都涌了上来,陈誉文不敢置信,五发五十环!他心中激动不已。“非常激动,拿满环很不容易,一生有一次足够了。”2016年,在2000多人参加的军事考核全师比武中,陈誉文获得了“神枪手”的称号。

击中满环,除了运气,还需实力。举枪,开保险、卸弹夹、拉枪击上膛、扣扳机、关弹夹、关保险,右眼瞄准,两肩一线,对准把心二分之一处。射击是每天的必练项目。

然而,在新兵连刚接触枪支时,陈誉文不太能掌握射击技巧。一次训练,他打了四发32环,不及格,被罚从山头靶场爬回连队。山路上尘土深厚,陈誉文每往前爬一步,泥沙就扑面而来。回到连队后,他的眼睛、嘴巴、鼻腔都是沙尘,手肘、膝盖也被磨破。“全连只有我一个人被罚,我感到非常羞愧。”从那以后,他越发刻苦训练。

训练之余,他勤于学习技能。分到装甲步兵营后,他被指导员指定为通讯员,负责编写、拍摄、排版新闻。没有经验的他全靠摸索。空闲时,他常到网络室用电脑浏览新闻,尝试写作。他白天收集新闻材料,晚上编写稿件,每次都凌晨一两点才完工。为了更好的写出军营的生活面貌,他常在各个排房“转悠”,与各班长聊聊家常。“虽然我没有写新闻的经验,但我会认真去做,为军队做好宣传。”

接触装甲车后,陈誉文对其产生浓厚兴趣。他每天抽出时间,去装甲车教练舱训练,向别的老班长请教,学习装甲车的操作与驾驶。经过刻苦的训练,如今他熟悉掌握04步兵战车车长、炮长、驾驶员专业和装甲步兵班载员专业,成为连队的“一专多能手”。“在部队的时间只有两年,我尽量多学本领,不负时光。”陈誉文说。

战友情深,最不舍是离别

在军队里最触动陈誉文的,是与战友的情谊。他还记得无数个与战友一起站岗的夜晚,夜空中偶尔划过的几道流星成了他美好的回忆。训练时,他与同伴互相激励,共同进步,帮助受伤的战友擦药……

军营里难得吃上零食。一次,陈誉文训练时表现良好,得到了一份炒面的奖励。他如获至宝,一直把炒面留着,等参加新兵文艺晚会演出的好兄弟回来一起分享。深夜,两个人蹲在晾衣场的地上,吃着炒面,天南地北地聊着天。“兄弟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回忆起那晚的情景,陈誉文仍旧深有感触。

“在连队里,我最感谢指导员。”初到连队,指导员给了他负责文书工作的机会。每天晚上,指导员会认真听取陈誉文的工作汇报,给他提建议。生活中,指导员教会他为人处世,推荐他去听各种座谈会等。

聚散有别。不久,指导员就转业了。离开的前一晚,陈誉文找到他,两个人敞开心扉地谈了一晚上。第二天6点,陈誉文坚持要送他上车。指导员骑着单车,陈誉文就跟在后面跑,一直跑到公路上等车。看着载指导员的车逐渐远去,陈誉文的眼眶红了。“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那种离别的忧伤。”他说。

2017年,陈誉文退伍了。作为退役士兵代表,他在退伍大会上发言:“我将永葆军人本色,永远以军人作风严格要求自己!”说完,台下掌声雷动。这晚,陈誉文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拉着战友说了很多知心话。第二天早上5点,他起床收拾行囊。“送战友——”广播里放起了《驼铃》,听着歌词,他忍不住偷偷抹了把眼泪。不少战友来跟陈誉文告别,却不见他的班长。陈誉文在厕所里找到了偷偷哭泣的班长,两个人泣不成声。班长帮陈誉文提着行李,一路送他到门口,载员的东风车已经到了。老班长抹着眼泪,一直催促陈誉文“上车,上车!”陈誉文却迟迟不愿上车,只是拉着班长的手,班长推着他上了车。

车子开出了军队,陈誉文红着眼眶,一直注视着军营,渐行渐远。再见了,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