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朗读者】情长纸短,吻你万千

背  景

1925年8月8日,周恩来与邓颖超结为夫妻。从此,一生相伴五十余年,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留下了为世人所传颂的佳话。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周恩来和他的小超,用半个多世纪的忠贞与深情,诠释了爱情和婚姻最美好的样子。

2

周恩来和邓颖超在共同生活和为共同的革命理想并肩奋斗的漫长岁月中,相互间有不少往来书信。《周恩来邓颖超通信选集》一书中收入了周恩来和邓颖超夫妇在1938年至1971年间的往来书信74封。这些信中有他们对革命和建设事业的不懈探索,也有对理想与信念的孜孜追求;有同志式的关心与叮嘱,也有夫妻间的情感交流;有对新朋旧友的关照,也有对长者晚辈的亲情。“望你珍摄,吻你万千”“情长纸短,还吻你万千”的甜言蜜语常见于信中,见证了他们半个多世纪的情深意长,也描绘出了我们对纯真爱情的满心憧憬。

文  字

周恩来致邓颖超(一九四二年七月三日)

超:

昨天你们走后,朦胧睡去,醒来已近黄昏。晚饭以稀饭配火腿充饥。饭后读唐诗数首,食柑子一个。十时就寝,服安眠药两包。今晨五时半醒六时又睡,八时漱口吃面包两片。孙德及胡光镳来视,盖路过此至嘉定办水泥厂也。其后,王大夫至,甚称赞此兜子,而痛苦亦减轻。大约再五六天可下地,适等你们女子生产期也。我自摸硬处亦减少,侧睡亦较从前为易。

天气虽热,尚能静心。望你珍摄,吻你万千!

3/7

邓颖超致周恩来(一九四二年七月七日)

来:

正以你为念,接到泰隆信,知你昨夜睡眠好,不曾受日间多人谈话的影响,悬念着的心,如一释重负,而感到恬适轻松!

真的,自从你入院,我的心身与精神,时时是在不安悬念如重石在压一样。特别是在前一周,焦虑更冲击着我心,所以,我就不自禁地热情地去看你,愿我能及时地关切着你的病状而能助你啊!

现在,你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而且快出院了,我真快活!过去虽不应夸大说度日如年,但确觉得一日之冗长沉重——假若我未曾去看你的话。我希望这几天更快地度过去,企望你,欢迎你如期出院。我想你一回来,我的心身内外负荷着的一块重石可以放下,得到解放一番,我将是怎样的快乐呢!

明天不来看你,也不打算再来,一心一意地在欢迎你回来,我已在开始整洁我们的房子迎接你了。现仅提你注意,出院前定要详细问下王大夫,以后疗养应注意的各种事项,勿疏忽为盼!

白药已搽了么?是否还分一点留用?我拟明晚去看乃如兄并送药给他。情长纸短,还吻你万千!

颖妹 手草

七.七前夕

心  语

木心先生的诗中说:“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而今我们的生活变快了,却忽然为爱情附加了许多条件,有些失去了最初的真心。

周总理夫妇所处的那个年代,没有很多物质。看到院子里的海棠花开了,邓颖超就剪下一支寄给丈夫;远在他乡的周恩来,在谈判桌上斗智斗勇,看见花,会心一笑,剪了会议厅的芍药送还给夫人,然后继续为国家争取利益。他们就这样爱了一辈子,人生跌宕,从未放开彼此的手,从青葱少年到头发花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你的眼神是一首诗,刻在初春的暖风里;我的情愫是一封信,藏在无法投递的想念里。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视频制作:中南大学云麓谷青春朗读者工作室

审稿:李淼磊

文案:聂臻 刘启鹏

 

栏目征集

《青春朗读者》品牌文化栏目征集大学生诵读经典短视频。至今已有数千名学子参与。如果你愿意用声音传播青春力量,加入我们!

文艺青年大本营 | 阅读大学征稿,才子才女等你来!

责任编辑:朱艳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