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里的小确幸——初雪随笔

在潍院一小步一小步就这么步行着。

就像是想要避开这喧闹的城市一般。

走在宽广的大道上,感到的却是一种类似害羞的微妙感觉。脸上泛着微微的红色。

「还真是不太习惯啊」

从口中吐出的淡白色水汽向着天空飘去,弹指间便消失不见。

像是刻意背对着那些明亮的灯火,他找到了一个安静的小巷子。那里有着澄澈的黑暗。

「差不多就是这里了吧」

到底为了什么呢。

只有今天感觉不同,想要在一个和平日不同的地方放空自己。

大街已被装饰成圣诞节的模样,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宁静祥和,就连冰到凝固的空气中也融满了快乐的因子。

身穿高领大衣的人们缩着他们的双肩,快速的穿越街道。

他才意识到,原来啊,秋天终于坐上了小火车,向我们挥手告别了。

冬天真是个充满希冀的时节啊。他自言自语到。

白日里,有清空和日光。到了晚上,被子很暖,星火也亮。

还可以怀揣一块热腾腾的红薯,喝温好的豆浆,连棉衣里的绒毛都温暖的可爱。就像朵花儿一样,不必去忙着盛开,可以厚积薄发。

只盼望着,下过几场雪后,千山素净,万里银白。 

雪落在鼻子上的感觉陌生又熟悉,像位捉摸不定的老朋友不时的来看看你。 

有人说雪像小精灵,确实,灵动又不失一丝优雅;也有人说像空中撒盐和柳絮风起,可放在冬日就有些不合时宜。

我认为,人类一切关于雪的描述,都有些盲人摸象的感觉。在不可知论的人看来,都是以偏概全。雪就是雪,就是带给我们的那如期而至的惊喜,就是打雪仗时的欢乐,就是那银白色泛着亮光的回忆。是的,有些东西就是这么简单纯粹。这样挺好的。

最欣喜的事莫过于在潍院期待心上的你和春天一起到来了吧。

责任编辑:杨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