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沐心】第193期 声同居昵

『清晨经典沐心』声同居昵

【原文】

声同,则倾盖而居昵;道异,则白首而无爱。(晋.葛洪《抱朴子·博喻》)

【大意】

有了共同语言,即使初次相见也十分亲热,主张不同,即使相交到老也无相爱之意。

【延展】

李清照(1084~约1151),号易安居士,齐州章丘(今属山东)人。宋代著名女作家,工诗善文,尤以词著称。李清照的词是中国文学史上婉约派的代表,世称“易安体”。她的词在语言方面有自己的特色,词语鲜明生动,工致自然,且新意迭出,具有很高的艺术成就。她留下的名句佳章脍炙人口,至今传诵不衰。

李清照自幼受熏陶,很早就有诗名,18岁那年嫁给赵明诚。赵明诚是位金石学家,一位品位极高的古董收藏家和鉴赏家,出身官宦家庭、书香门第。夫妻志趣相投,伉俪情深,平日里品著论诗,以读书为乐,集藏古籍字画、金石史料,完全沉浸在学术空气浓厚的氛围中。李清照称他们俩是“葛天氏之民”。葛天氏是古代传说中部落的酋长,据说那时的百姓纯真朴实、悠闲自在,李清照用以自比。他们仰慕超然脱俗如孤云野鹤的陶渊明,取《归去来兮辞》之意,命名在青州的居所为“归来堂”。李清照还将自己的居室取名“易安堂”,自号“易安居士”,其取意同样来自《归去来兮辞》:“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

李清照和赵明诚夫妇俩以读书藏书为乐,李清照的记忆力很好,所以每次饭后一起烹茶的时候,就用比赛的方式决定饮茶先后,一人问某典故是出自哪本书哪一卷的第几页第几行,对方答中先喝。可是赢者往往因为太过开心,反而将茶水洒了一身。成为流传至今的千古佳话。

试想,读书本已是雅事,而相知相惜的二人更是在日常中用“赌书”增添生活情趣,即使不慎将茶洒了,仍然兴致不减,余下满身清香。可以看出李清照、赵明诚夫妇之间美满的爱情和高雅的生活情趣。

李清照作诗填词之余,也常与丈夫一起校勘古籍,考订文字,协助丈夫编撰成《金石录》30卷,著录了自三代至隋唐的钟、鼎、器款识及碑碣文字共2000种,跋尾502篇,为后世研究金石学提供了重要的参考。南渡以后,丈夫壮年英逝,病死建康城。这年赵明诚49岁,李清照46岁,28年美满姻缘结束于戎马倥偬、动荡不安的岁月里,李清照沉浸在丧夫的悲痛之中,晚景凄凉,孤独无依,“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对丈夫的怀念成为她晚年情感生活的主要内容。她时常翻阅《金石录》,回忆当年夫唱妇和的美妙时光。绍兴四年(1134),李清照睹物思情,为《金石录》写了后序,集中寄托对丈夫的怀念之情,抒发物是人非,悲今悼昔之思旧情怀。

责任编辑:刘宇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