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娥冤》:从戏剧矛盾品世界悲剧

关汉卿的《窦娥冤》可以说是读者入门元代杂剧必不可少的篇目。王国维在《宋元戏曲考》中评价它 “即列之于世界大悲剧中,亦无愧色也”,足显《窦娥冤》在元代文学中的至高地位及其对后世文学的深刻影响。作为传世名作,《窦娥冤》曾被改编为京剧、秦腔、徽剧、影视剧等多套剧本,受到观众喜爱。而其情节规划的艺术精髓,便是源于作家设置的激荡矛盾冲突,完整地塑造出悲情的戏剧情节。

人物群像图

一、买卖矛盾奠定剧情方向

作为开启剧本情节的楔子,这一部分作者在叙述中用精炼的语句引出关键人物窦娥(端云)和蔡婆婆。作者用蔡婆婆和窦娥父亲窦天章的财产借贷纠纷构成主人公窦娥的人身买卖矛盾。窦天章是一贫如洗的穷书生,欠了蔡婆婆的银两尚且还不了,更别提获得上京赶考的费用。幼年失母的窦娥(端云)跟着窦天章权当个累赘,而若将她卖给蔡婆婆,却可换来银两还了却她的抚养事宜。面对这种一举两得的情境,窦天章在“卖与不卖”的矛盾中,合乎常理地以“卖”做出了最后的决断。

作为全剧的铺垫,这样一个不涉及痛痒的矛盾巧妙地为接下来窦娥蒙冤无助最后获得父亲翻案的剧情埋下伏脚。而窦娥年仅七岁便遭父亲卖出,无父无母,寄人篱下的主人公人设显而易见。从读者角度看主人公,在开篇楔子便奠定了凄惨色彩,让人开始酝酿同情的悲伤情调。

二、生死、嫁娶矛盾引出招亲祸端

第一折出场便是新人物赛卢医的独白,杂剧一个人物则是一个情节的符号。而赛卢医则是第二个矛盾——“生与死”出现的关键。这里的生死矛盾是对于蔡婆婆来说的,赛卢医的暗下杀手是第一阶段的矛盾。由于欠了蔡婆婆钱无力偿还,赛卢医想趁机勒死蔡婆婆却因被张驴儿父子撞见失手,这个矛盾就以明确的“生还”结束了。而作者接着用另一个紧张的剧情制造出第二阶段的生死矛盾。张驴儿父子意图霸占窦娥婆媳二人,且以蔡婆婆性命威胁。生乃重中之重,同样是似曾相识的合乎常理的选择:蔡婆婆同意了张驴儿父子的要求并将二人带回家中。

生死矛盾终于暂落帷幕,当读者刚刚松了一口气,窦娥与张驴儿父子的嫁娶矛盾又无缝衔接起来。严守妇道,性格贞烈的窦娥不仅果断拒绝和小张驴儿的亲事,还以严词批评蔡婆婆的所作所为。“旧恩爱一笔勾,新夫妻两意投,枉教人笑破口”,在【后庭花】、【青哥儿】和【寄生草】几段中,窦娥厉言反对再嫁之事,言辞凿凿令蔡婆婆哑口无言。而窦娥的不为动容,正展现出她反抗不屈的性格。但小张驴儿却想法设法逼窦娥下嫁,在这一折结尾处他甚至表态“不要他做老婆,我也不算好男子”。接下来,僵持不下的局面自然而然地掀起了全剧的高潮。

三、抗争,顺从矛盾推出全剧高潮

剧本第二、三折描写的是主要情节,为了展现主人公高尚的品格,体现全剧积极的人文主义精神,在布局构成上,作者别出一格巧妙规划。从小张驴儿找赛卢医买药,到下药后毒错人,以此威胁窦娥再到状告法庭,这一系列的主要剧情都被浓缩到第二折中。而全剧的重点剧情,即为窦娥上刑场前后的一系列表现,则在第三折中被详细地刻画。为了自然衔接这两个详略分明的结构,作者以窦娥在抗争和顺从两者之间的选择作为天平,刚贞的窦娥一如既往的态度终究会让剧情的滚轮滑向斗争与不屈的方向。

第二折中,小张驴儿诬陷窦娥药死人还以此威胁窦娥下嫁他。“你教窦娥随顺了我,叫我三声的的亲亲的丈夫,我便饶了他”,小张驴儿有恃无恐的话语尽显其奸恶狡诈的反面形象。他口中的 “官休”和“私休”,就是喻示“抗争”和“顺从”,在这种胁迫面前,窦娥毫不犹豫地接受对持公堂的局面。在这里,窦娥坚强善良的品格被不断深化,最后在第三折中形成一位宁死不屈的贞烈妇女形象。

来看全剧的高潮第三折,作者直接给出抗从矛盾孵化出的最终结局——窦娥有心抗争,无力反抗,最终含冤枉死。而选择了抗争,却不得善终的情节,真真切切地呼应“窦娥冤”的剧名。在矛盾中求生,却死于矛盾,这种激烈的戏剧冲突正是悲剧典范的点睛之笔。全剧情调在窦娥被推至刑场后达到顶峰,作者继而大笔一挥,书写“三桩宿愿——血溅白练,六月飞雪,大旱三年”,实实在在地呼应“感天动地”的剧名。剧情的高潮虽然随窦娥之死平复,而读者们忿忿不平的情绪却被窦娥感人至深的行为激化,而大家等待的“圆满大结局”,便随着另一矛盾的出现如期而至。

四、沉冤昭雪矛盾化解终结局

在坚贞面前刚烈不屈,在善良面前矢志不渝,在冤屈面前呼天动地,作为中国古代贤德女子的化身,主人公窦娥的冤死往往无法满足人们向往美好的普遍心理。作为戏剧作品,不仅为了迎合大众诉求,同时也旨在呼应全剧主旨——善恶终有报,楔子中的窦天章再次上场,由他产生的沉冤与昭雪的矛盾也出现了。

窦天章以提刑肃政廉访使的身份出场,窦娥的鬼魂向父亲诉冤,冤狱平反,小张驴儿受刑。这里的矛盾实际上是通过窦天章从侧面进行制造的,不同于前面的正面挑战,这种化解冲突的手法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矛盾的冲击效果,所以造成的是不算完美的“圆满结局”。

作者笔下的每个人物都是矛盾的制造者和化解者,而主人公窦娥则贯穿全剧的每对矛盾。正是由于买卖、生死、嫁娶、抗从、昭雪这一个又一个矛盾接连产生,在两个对立面中的抉择步步牵动着情节的走向,才能让全剧相当完整地得以展现。在悲剧作品中,正是有精彩的矛盾塑造,才让全剧情节发展充满浓厚的悲情效果。

责任编辑:杨虹,孔德印(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