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活着,就是对逝者最深的共情

人的一生当中,会经历许许多多的丧失,比如,我们所爱的人离世,又或者是,我们自己生命的终结。

死亡,是如此的决绝,没有任何余地。每个人在面对自己的至亲至爱将要离世的时候,都会感到痛苦不堪。

我们大多数人的哀伤。会经由时间的变化,生活的继续,朋友的支持,逐渐的接受、适应并从哀伤中走出来。

但也有一些人,因为无法面对亲人的离去,他们内心系统,可能会感受到生活失去了控制,甚至,社会功能都受到了影响。

(01)

有位读者朋友说,她回去看望癌症晚期的父亲。妈妈电话告诉她,父亲的时间不多了,让她快点回去看看。

回家后,她看到的父亲,瘦得皮包骨一样,躺在床上也说不了话。父亲好像是睡着的状态,妈妈叫了叫他,看到女儿回来了,父亲惊吓了一下。

她看到爸爸的样子,也被吓着了。

她觉得,那不像是爸爸。因为印象中的爸爸,很强壮,也很有力量。而面前躺着的父亲,牙齿很黑,整个人都萎缩在一起,房间还弥散着一阵来自身体腐坏的异味。

她很想去跟爸爸说说话,但当她一靠近病床的父亲,她就觉得难受。她还有些害怕,她甚至不敢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尽管她很想陪伴着爸爸。

妈妈问她:你怕什么?那是你爸爸呀!

但是,她就是很怕啊,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些什么。同时,她也很自责内疚,觉得自己不应该,不孝顺,她不停批判自己不该这样。

她说,她内心还有另外一个想法,她觉得爸爸很痛苦,她甚至动过一丝念头,是不是可以帮爸爸早点解脱?但是她不敢,也不可能在众人面前说出来。因为家里的人都认为要尽一切努力,挽救他们亲人的生命。

但是,她总会问自己的内心,这样的挽救有意义吗?爸爸是否真的就需要呢?

(02)

也许很多朋友都有过类似的经历,面对将要离世的亲人,会对自己没能做到的一些事情很自责,然后总想去做点什么,同时又在责怪自己、攻击自己为什么没做到。

比如,有时候我们甚至会为自己不能哭出来而自责内疚。

有位朋友说 ,她奶奶去世的时候,家人都哭了,但她没有哭。她只是去医院看奶奶的时候,当时看到奶奶虚弱的躺在病床上,那一刻她留下了眼泪,但后来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周围的亲戚都说奶奶白疼爱她了,说她不孝。因为奶奶生前最疼的就是她,但是,她就是说不出内心对奶奶的思念。

这是一种不能哀伤的障碍,即我们不允许自己哀伤,彷佛哀伤就是在表达同意对方要离我们而去一样。

所以我们的哀伤被压抑下来了。

尤其是我们现在如此快捷的生活节奏,丧礼最多一周就完成了,然后又要重新投入到生活。就这样,我们的哀伤情绪被压抑下来了。但是,这种情绪还在,就像是一个未完成的事件一样,会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因为不能哀伤,所以也不愿意接受。

但是,我们忽略了,这可能不是我们亲人的需要,这只是我们自己的需要。

比如,面对癌症晚期的亲人,即使知道治疗的效果已经不大,但我们还是会希望能挽救亲人的生命,哪怕整个治疗的过程很痛苦。

纪慈恩在《演说家》里说过一个故事。

说有老太太的癌细胞扩散,她的女儿就要她去做化疗,老太太就用自残来抵抗,她女儿逼她一次,她就在自己颈动脉割一刀。

当她割到第四刀,她的女儿才含泪不得不放弃。

那位老太太曾对纪慈恩说,:“如果有一天,在我生命的最后阶段,我意识不清楚了,我糊涂了,千万千万不要给我治疗,我不想看着我的血,一点点变成黑色,我想有尊严的离开这个世界。”

亲人离开,我们会很痛苦难过。但,这恰好是我们需要去面对的事情,而不是让亲人在临终之前,承受着身体的苦痛来抚慰我们的情绪。

正如文首提及的读者,她无法面对爸爸病重的样子,可能是对爸爸最大的一份共情。

因为她的父亲,也无法面对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所以当父亲看到女儿来到面前时,好像受到惊吓一样,他不想让女儿看到。

(03)

蔡康永曾在《奇葩说》节目里分享过一个故事。

他的一位舞蹈家朋友得了癌症,在去世前对所有朋友说:

“拜托你们把生命当成Party,你们要继续在party里面玩耍,可是我要先告辞了。

然后我是一个好客人,所以我告别一个Party的时候,我不希望全场的人因为我放下酒杯,关掉音乐,穿上外套站起来,一副’你走了我们也不要玩了’的景象。

我希望你们好好的给我一个温暖的拥抱,然后我走掉的时候,你们可以继续玩,我如果听到你们玩乐得开心,我在门背后也会高兴。”

她不但请蔡康永去担任主持,还要求大家在告别仪式上都务必要穿彩色的衣服来玩。

她把葬礼变成了Party,死亡,则是舞会的结束。

被称为“世界葬礼之都”的加纳,葬礼更像是是一场庆祝逝者生命的狂欢仪式。

他们会请乐队伴奏,还会穿着时髦的衣服,肩上扛着棺木,脚下跳着舞蹈,用歌唱和舞蹈的来哀悼逝者。

甚至他们的棺木也非常讲究,色彩鲜艳,做工精致。它们有时候奇形怪状,有时候像逝者生前最喜欢的东西,有的则代表着逝者生前的职业。

比如,一个木匠去世后可能会有一个形状像锤子的棺材,或者一个鞋匠去世后有一个鞋型的棺材,奇形怪状的棺材还有可口可乐瓶和飞机等。

是生命的狂欢,是哀悼的送别。

生命就像一场宴会一样,总有人会先走。

“我先走啦,你们玩得开心。”轻松的告别,就像简单的离席一样。

哀悼,却并不一定要沉重。因为每个人,都想别人记住自己最好的时刻。

我想起网上看到的一段对话。

爸爸:儿子你觉得爸爸壮吗?

儿子:嗯。

爸爸:你觉得少林功夫厉害吗?

儿子:厉害。

爸爸:如果我剃成光头,练少林功夫好吗?

儿子拍手:太好了!

第二天,儿子看到光头的爸爸,高兴地说:爸爸加油,一定要练成高手!

那天,是爸爸化疗的前一天。

配图 | 电影《滚蛋吧!肿瘤君》

死亡是生命的基础。如果我们不懂得死亡,我们又如何体会生命的美好。无论现实多么沉重,我想,这位爸爸内心一定是希望,他的孩子可以过的幸福。

好好活着,就是对逝者最深的共情。

因为离世的亲人,会希望你在这个世上活得精彩。

责任编辑:杨虹,余刚琴(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