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传承,“古色”潍院|潍撷经典 第93期

颜色在古代的称呼花样繁多,从胭脂到天青,从粉红到黛绿,每一个颜色名称都凝结着古人的智慧以及对生活,对大自然的热爱。而古人在诗中也多用颜色来为诗增添灵魂,如苏轼在《赠刘景文》中一句“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桔绿时”,便用色彩丰富了诗的美。

而如今,人们往往只知道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而忘了古代人们对颜色的雅称,更有俗者张口就是网络上的那些“鸭屎绿”云云,而不知色彩,其实才是这个世间给予人们最美的礼物。

这份礼物,如今在五月的鸢都,被缓缓打开了。

精白

精白应当是如今建筑上使用最多的颜色了,我们通常称呼其为石灰白,亦或者干脆以白色统称之,而“白”这种色彩,在古代则雅称为“精白”,取自“怀精白之心,行忠正之道”。而潍院的建筑,也多以精白着色,例如与我们潍院学子息息相关的宿舍,外墙着以精白,楼下又有青树翠蔓,明窗之下,正值桃白花开,每天早晨起来,我们都能感受到诗一般的美。

水色

水色是湖水的颜色,或许我们经常用翠绿,碧绿等词来形容湖水的颜色,可为什么我们不能用水本身的颜色去形容它呢?水就是水,它的颜色也就是它的颜色,无须用其他颜色代替。因而水色,就显得那么的纯粹干净,回归本真。说起水色,便不得不提潍院的弘德湖,弘德湖的水色是热闹的,不寂寞的。弘德湖的水色之上有拱桥石白,旁边又垂着一大簇的柳绿色,岸边的石阶上,又趴着星星点点的苔青,水色之中游鱼嬉戏,好不热闹!

绿沈

绿沈色也就是我们日常说的浓绿色,但浓绿色说出来又未免有些“脏”和“沉”的感觉,便觉不出浓绿的美了,而绿沈二字则刚刚好表现出了浓绿的绿与清。在潍院,尤其是当下五月的潍院,可谓是“五月万物忙,绿沈潍院藏”,看那路旁的浓阴翠柳,看那林径旁的小草葳蕤,看花如火,看叶如烟,整个潍院,都变成了绿沈的模样。

小亭红

小亭红准确来说,并不是古人称呼的颜色,小亭红是我为潍院独写的色彩,小亭是哪里,是弘德湖湖心的那一间小亭。小亭主色为胭脂红,可又不是纯正的胭脂红,其间透着一抹赤,还有一丝檀红色,色彩交映着,形成了一抹独特的色彩,我称其为小亭红。小亭红是潍院的红,是专属于潍院的印记。

五月是一个丰富的月份,是一个充满色彩的月份,五月的潍院,色彩斑斓,将古人的那些雅色,展现的淋漓尽致,更是有着自己,那独特的一面。潍院坐落于鸢都之心,闪耀着独特的自己。

责任编辑:刘宇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