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山海》书评,太惊艳!

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

荷衣欲动兮,听环佩之铿锵。

相传,《山海经》最初配有原画图鉴,但后来失传,但《山海经》中描摹的异兽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魅力,一直萦绕在人们的心间,人们都在想象着那些异兽的样子,于是后人便根据文字史料重新绘制相应异兽图像,现今能看到的“山海图”大多是由明清画师根据原文所画,流传最广的版本主要是明代蒋应镐、武临父绘的《山海经<图绘全像>》,明代胡文焕编的《山海经图》,以及清代吴任臣注的《增补绘像山海经广注》 ,这些画虽粗犷质朴,却很大程度的再现了上古先民对于那个世界天真的想象与探索。

但明清时期的“山海图”与最初的版本还是有所不同,无论是异兽的眉眼神态,还是神灵的服饰风格,都在无意中展现了当时的审美,画风带有鲜明的明清时代特色。到了民国时期,“山海图”的版本又发生了变化,就像鲁迅在《阿长与<山海经>》中所写的:“一部刻印都十分粗拙的本子。纸张很黄;图像也很坏,甚至于几乎全用直线凑合,连动物的眼睛也都是长方形的。”以及后来他买的比木刻精致许多的石印《山海经》,绿色的画,红色的字。遗憾的是,那是一个艺术被时代所局限的时刻,人们只是在制作工艺上精进了,但是对于异兽想象人们却是停滞的。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时间在悄然划过的同时,却也使得异兽文化酝酿出的原浆变得越发的浓醇与香厚。有太多人的向往这一方山海,有无数的人也沉醉在了这一方山海之中,但无一例外的是,在他们游历了这山海之后,他们都选择将这片山海与你我共享。画师杉泽便是万千向往憧憬着《山海经》里异兽的一员,从山海经的异兽传录中作为灵感的来源,配以自己奇幻瑰丽的想象和大气磅礴的水墨画法,在水墨丹青中为我们勾勒细画出一只又一只或艳动芳华,或威震天下的珍奇异兽。

古籍中那些奇形怪状的异兽,不再是由简单的黑白线条拼凑,在《观山海》中,它们被赋予了丰富的色彩细腻的毛发,栩栩如生。作者杉泽除了延续了他别具一格的中国风画法,在“形似”上精益求精外,还为这些上古异兽的形象融入了当下时代的审美,更加追求“神似”的效果。大到表情、形态、动作、甚至是环境,小到羽毛、胡须、鳞片等,都进行了合理的演绎和恢弘的想象。人们在细细端摩这些画作之时,会有一份无以言说的亲切之感,这是历史和文化所给予我们的文化归属感,这是在其它山海经的手绘图鉴难以感受到的。

每个人都曾有过奇幻瑰丽,天马行空的想象,也许我们无法将我们的想象都变成现实,但我们每个人都希望与别人共享那一方天地,一片山海。

责任编辑:朱艳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