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

观影|你是我的药——《霸王别姬》影评

我们每个人都是吃五谷而生的,都要呼吸,也要与其他的生命密切接触交流,因此我们不可能绝对健康。换句话说,我们都是有病的人。然而我们并没有一直显出病态,这是因为我们有药。

你就是我的药。如果没有你,我早就不复存在。因为你的存在,我深感生活之美好。世界如此冰冷岑寂,我所受的委屈只有你的软语温存才能消解;世界有时又如此酷烈炎热,我所被烤焦的肌体只有你的抚摸才能重新焕发生机。对于蝶衣来说,身为窑姐母亲无力抚养自己,只能狠心将自己送到梨园谋生。古时戏班训练手段严苛残忍,身世不干净的自己既要忍受师傅好心却暴力的训练,又遭同伴孤立,还好有大师兄小石头帮扶,才一天天挺了过来。或许在那一刻,蝶衣心里想的便是一个时辰一分一秒都不差的一辈子了吧。在保护与被保护中,就这样二人的关系超越朋友,超越兄弟。影片中段蝶衣染上鸦片,是小楼不离不弃守候于他的身边。

还有一个十分奇怪的现象,有的药不是我们找来或买来的,它是我们的“缘”,是偶尔遇到了,却恰好成为了我们的对症之药。是药三分毒,小楼是蝶衣慰藉的药,也是他人戏不分,悲情生命的起源。“他是戏痴,戏迷,戏疯子”“他是只管唱戏的,他不管台下坐的什么人,什么阶级,他都卖力地唱,玩命儿的唱!”当小豆子总是唱错思凡时,是小石头硬生生用烟杆将他认自己为女儿身。小楼人戏分的清清楚楚,蝶衣却深陷在女儿身的虞姬中妄想一生一世,暗自神伤,独来独往。

有些时候,就算费尽心机,每次每次的刻意安排,人为的制造缘分,也要努力在一起,因为他爱了,就珍惜了。而对于身边的其他人,明明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各种熟悉,因为没有心动,所以就要忽略和无视,尽量躲开。真真爱情里没有对错。电影乍看是两个戏子的男男情谊,内里是表现时代变迁下身入此行的无奈,无论在哪个时代,戏子终究只是博人娱乐的活道具,风光无限也好,饱经摧残也罢,都露出宿命论似的命题。 最后一个蝶衣自杀的片段,两人又重复起年少时小豆子常念错的那句话“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而后蝶衣又喃喃起这句话,蝶衣可能是瞬间领悟了他是个男儿郎的事实,也就是男儿郎如何能和男儿郎在一起呢,又或者是他觉得他师哥一直是拿他当男儿郎的。

张国荣的表演真是内敛中带着强烈的暗示,拘谨扭捏中看到真热情。他把钟情演绎的很到位,也把每一次不经意的回眸,都是刻意的邂逅刻画的很入味。

两厢情愿的爱情名为缘份,一厢情愿的爱情连声谢谢都显得多余。

历尽你给我的千劫百难,服下你给我的半毒胶囊,我最终思凡,认清了我。